光刻胶|显影剂|江苏汉拓|中国高端光刻行业领导者|江苏汉拓光学材料有限公司|

中兴遭禁运事件的背后,这才是中国“芯痛”的

发稿时间:2018-04-23 11:59 来源:未知 【 字体:

导读: 近日,中兴被美国禁运事件可谓是牵动了整个中国半导体行业的神经,一时间,网上各种角度、各种观点的分析文章都有,那么美国半导体业界人士是如何看待此次中兴被美国禁运事件的呢?

近日,中兴被美国禁运事件可谓是牵动了整个中国半导体行业的神经,一时间,网上各种角度、各种观点的分析文章都有,那么美国半导体业界人士是如何看待此次中兴被美国禁运事件的呢?

作为多年在美国半导体芯片业界的业内人,北美中国半导体协会(NACSA)主席金波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造成此次事件的原因,一方面是中兴违反美国对伊朗出口管制,在2016年被抓住,2017年中兴认罚后,没有执行和美国商务部的协议(未处罚或减少35名员工的奖金),目前造成这种自己“作死”的局面;另一方面则是由于美国此举可以看作是对中国贸易战的一部分,精准打击中国的科技竞争力的“掐脖子”行为,意在阻止中国的引领5G时代到来,阻止“中国制造2025”。

金波认为,在如何对付美国政府这件事情上,中兴应对完全失败。还是国企一贯的习惯思维,以为可以花钱消灾,简单的认罚巨款(9亿美元)了事。殊不知,拿这些钱可以请多少律师和lobbyist(游说的说客),即使官司打不赢,拖也可以拖上很长一段时间。听说中兴为了省钱,律师都没有好好聘请。在我看来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可以随时踢踢国企屁股给其他国企提个醒,不好好管理公司,也有倾家荡产的可能。

这次美国拿中国半导体产业精准打击,这也和国内一些半导体产业巨头在几年前在美国和台湾半导体产业夸夸其谈,威逼利诱,十分高调的买买买有关,引起美国台湾业界纷纷侧目,不少企业纷纷向政客和政府求援。CFIUS(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越来越严就是其初步后果。这次中兴危机以后,接下来还有什么,还不可知。

对于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现状,金波表示:“国内晶圆代工刚刚可以称作是第二梯队,其他的暂时都不入流。华为海思有华为手机支撑,在很狭窄的应用领域有所建树。半导体是一个高投入,需要规模效应的产业,而且半导体投资周期比较长,自然不是投资资金的菜。加上国内税收这么高,做实业能赚钱吗?国内的增值税是一个问题。国内这个税制是不利于企业做任何研发的。按照国内税制,研发费用不能抵税,相当于直接削减利润。还有就是管理成本、人员成本和信息成本等等。这些造成了中国的半导体芯片的投资环境和美国相比处于劣势。

有人评论这是特朗普的“杀敌1000,自伤800”的行为,认为对中兴禁运也会对美国的半导体行业造成不利影响。对此,金波并不认同。他认为,这对于美国半导体产业基本没有影响。第二天美国半导体股票大涨就可以说明美国产业的态度。

另一位不具名的北美中国半导体协会理事也分享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国内在政府和地方在半导体投资上,偏离了“实现自主芯片的战略目标”,在真正关键的核心器件领域的投入却很少。对此他也从自己的角度分析了问题的根源。

以下为原文:

这两天美国对中兴贸易禁运的新闻引起了一堆事。首先是我的市场和技术团队飞机刚落地中国到中兴门口准备跟中兴的交流会怎么办,接着董事会问我这事对我们今年的业务影响多大。一些朋友问我对这事怎么看。打开微信,关于”中美贸易战“,”美以芯片一剑封喉“,”中兴禁运警示“等帖子在泛半导体圈子里刷屏。 我不想在这作任何政治评论,因为两方都有自己的道理。中国是我娘家,美国是我婆家,我真心希望两家都好,不打架。

不过作为在芯片行业里从业了二十多年,在美国上市公司里掌管上十亿美元价值的高端芯片业务的半导体人,结合我多年对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关注和了解,我想表达我从商业角度上的一些粗浅看法。

首先中国政府很早就很清楚芯片产业对国家经济的重要性,也看到发展自主芯片的必要性。早在90年代就有扶植政策要发展中国的芯片产业。因为有关负责的政府官员缺乏对行业的了解,让费了很多钱,效果非常差。颗粒无收的投资不说,还出过不少有欺诈嫌疑的丑闻。上海华虹,中芯,宏力等虽然从商业投资角度看不乍地,但好歹钱花出去没打水漂。近年芯片战略意义的炒作和各地政府的投资热情,据说国内现在已上了好几百条集成电路生产线了。这几千亿的银子撒下去了,对不起,我要说对实现自主芯片的战略目标没!半!毛!钱!关系。

因为半导体生产厂早在30年前就转出美帝了,到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等地方了。这几千亿砸下去只为跟亚洲小兄弟抢生意,哪来的战略价值? 政府里有明白人,看着也心急啊。扔出N亿的大基金,还加N多兄弟基金,子基金。买买买!刚买了几家无关痛痒的消费类芯片公司,还没开买关键的通信,存储,处理器,传感器,射频,高端模拟等,美帝警觉了,关门不让卖了!买到的这些家企业花高价做了冤大头不说,对实现战略意义还真不大。因为那些买来的企业大部分有中国背景,技术本来就在中国。

放眼美国的知名芯片公司,中国人技术大牛有一大堆。那N亿的国家基金为啥不大把投给初创公司,自己发展自己的技术呢?这就是我写这篇的原因。

一是大部分基金没那个耐心。芯片创业不比互联网创业,3~5年能见效果的算好的。中国好多基金总年限都不过7年。

二是大部分基金没那个精力。初创公司一次投几百万,一千万,不要累死才能投出N个亿?除非投那些炒得离谱的AI公司,一把干掉几个亿。

三是中国芯片创业成本不比美国低。

首先是中国的税务政策,光增值税一项就输美国创业公司好几成。增值税从公司开张那天交起,交到你卖芯片那天,没准可以退回来。因为增值税,开发工具,IP 授权,流片等都比美国贵。研发人员的费用,最后会体现在产品价值,但不是生产成本,会被课增值税。初创公司在一分钱没赚,就在宝贵的资金方面输美国公司17%。虽然各地有税务优惠政策,但通常费半天周折审批,还不能达到美国同行本来就有的水平。

其次是信息成本。一方面在中国,商业信息安全方面要花不少精力和成本以保护幸苦获得的研发成果;另一方面,该有的信息共享在中国大打折扣。Google、 Wikipedia、 Dropbox等工具摆在那不能用。国内的一些工具则是扶不起的阿斗。

最后是管理和人员成本。中国本来是有一定的优势的,但随着各大城市商用和住房房地产的暴涨,员工每天花在穿梭大城市的隐形费用,优秀从业人员的严重稀缺,这优势已不明显了。相反,美国近年来因为行业整合和投资减少,优秀人员相对充足。 希望中国有关部门能像美国二战时的曼哈顿计划那样,能精准分析问题,把这个国家战略高度的问题解决。这样的话,我的婆家和娘家才能在日趋平等的状态下和睦共处。

更值得担忧的是,中兴仅仅是我国对美国高端制造上游设备依赖度较高的公司之一。如果制裁范围扩大到更多厂商,包括但不限于华为、海康、大华等,那无疑是直插中国高科技制造行业的心脏。

一个基本的事实,中国的手机生厂商,有多少家在使用美国的芯片,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另外,如果再悲观极端一点,如果把安卓系统给你禁掉,中国的智能手机绝大部分都将变成废砖。

老铁们仔细想想,你用的汽车核心零部件,手机系统,电脑操作系统,甚至是编程的平台和语言,有哪个是我们自己开发的?手机上的核心零部件和屏幕,哪个国内公司可以提供很好的替代品? 想到这里,是不是惊出一身冷汗? 贸易战并不是很多人口中的「尔要战,便战」那么简单,过度的民族主义,只是情绪宣泄,对认清事实并无帮助。

从以上这位北美半导体协会理事所分享的观点来看,笔者大部分还是比较认同的。特别是大基金、地方基金和投资机构对于芯片设计类的初创企业的支持力度较低(本身大基金定位就是只投头部企业),以及国内税务政策、人才等方面对于芯片设计类初创企业所带来的挑战。这些都限制了“自主芯片”的发展。特别是在一些偏冷门,但却非常关键细分的芯片领域,需要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国家这两年对于半导体产业近千亿的投资,并不是真的对“实现自主芯片的战略目标没半毛钱关系”。至少我们可以看到,在存储领域,包括合肥长鑫、福建晋华及兆易创新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而长江存储的32层3D NAND Flash今年即将走向量产,实现0的突破。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成绩,我们不能因为出现的一些问题,就一棒子打翻一船人,完全否定所有人的努力。

当然,这一点点成绩也并不值得自吹自擂,因为我们与国外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中兴被美国禁运事件也充分暴露了这一问题。

今天网上热传的“一个硬件工程师的一天”也十分形象的展现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现状:

既然现在问题都暴露了,那么政府和企业的相关决策者就必需要对症下药,“亡羊补拉犹未晚矣”。

最后,还是那句老话,知耻而后勇,少吹牛,撸起袖子加油干吧!